逝世
书名:赠佳人 作者:是许言呀 本章字数:2515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0 21:51:13

赠佳人(民国1v1) 作者:是许言呀

逝世

北平已进入深冬,漫天大雪终将黑色土地覆盖,整个城市银装素裹,显得干净而又透亮。

清华今日来了一位记者,来采访几位先生的。

傅佳人见过一次,在傍晚放学后,在季纥生的办公室里。

两人一直默认放学后到他的办公室一齐而后回家,今天也与平时一样。

不等敲门,傅佳人脸上挂着笑意,声音甜美:“季先生我们回家吧。”

刚一进门,便看到一位身穿洋装的女人,很是好看,皮肤白皙,五官很是精致,一眼望去十分赏心悦目。

傅佳人还未反应过来,那女子十分大气从容的站了起来,向她伸出手,嘴上说着不太标准的中国话:“你好,我的叫高希,是一名记者。”

“你好,我是傅佳人。”傅佳人伸出手握住了她的,她的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去。

傅佳人平日并不喷香水,也鲜少化妆,在高希的面前显得十分幼嫩娇小。

季纥生见着傅佳人来了,拿起早就整理好的公文包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高希挡在了他的面前,十分不解的问:“你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我的采访。”

“受之有愧,园中有众多先生,文识皆在我之上,高小姐不必纠缠与我,采访之事还请不要再多言。”季纥生见着傅佳人疑惑的眼神,所幸将事情说开直接拒绝了他。

高希一动不动的,脸色严肃:“我了解过的,季先生您知识渊博,又是文坛少有的青年作家,何必妄自菲薄。”

季纥生皱了皱眉,觉得自己已经说的够清楚了,为何她还要这样相逼:“我不愿也不想,不必多说,言尽于此。”

“高小姐,季先生不愿面对记者,还望你不要相逼。”傅佳人走了过去,将她与季先生隔开来,虽个子不如他高,但傅佳人也丝毫不退让。

“傅小姐,这是季先生私事,能上……”高希还要说什么,但神情明显是对傅佳人的不在意。

“他的事便是我的事,我代表他拒绝你,请你让开。”傅佳人提高了音量,神情严肃,微微皱着眉,不等高希说什么,她直接撞开她的身子拉着季纥生离开。

高希看着两人离开,仍旧是不服气的跺跺脚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,你居然敢撞我吗!”

傅佳人哪里管她是谁,气凶凶的向外走,出了门就松开手自顾自的就要向前走。季纥生伸手将她一把拉了回来,脸上带着笑意,神情看上去心情似乎不错。

将她凌乱的鬓发理至脑后,带着些调侃的语气:“怎么还自己气上了。”

傅佳人抬着头看他,本就还有些气恼,见他还在笑着,轻哼一声:“那个高希哪里是想要采访你,她就是喜欢你。”

“可我已经心有所属了不是。”季纥生低声哄她。

对上他的眼神,傅佳人又有些理不直气不壮,觉得似乎没什么好生气,扁了扁嘴:“你是我的对不对。”

“嗯,是我们佳人的。”

可她一想到前有柳清茶,后有高希,只觉得这个男人实在太优秀了,巴不得藏起来才好。

傅佳人实在好哄,想了想自己想通了,而后将自己小小的手钻进季纥生的手中:“季先生我们回家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还未等到傅韵诗的孩子出生,傅若岚却出了大事,电话那头的傅瑞虽语速仍旧舒缓,但语气明显焦急:“警察方才来通知,在路上发生了车祸,现在还未在山底搜查到人,只发现了车。”

“佳人,若是……”

“不会的父亲,姐姐一定会没事的。”傅佳人只觉得喉咙被东西掐住了,明明上次才见到人,如今却。

虽是这样安慰,可挂了电话,傅佳人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如同脱了线的珍珠一般落了下来:“父亲说……我姐姐出了车祸,若是她……季先生,我姐姐她那么善良,一定不会出事的对不对。”

季纥生眼神微暗,心疼的将她搂进怀中,轻轻的抚着她的背:“若是你实在担心,我们便回去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傅佳人悲痛不已的点点头。

学校已经放假,临除夕之余半月,傅家却丝毫没有喜庆的样子。傅若岚迟迟没有消息,警官说可能是被山中的野狼吃了。

傅佳人回到家中,本就伤心不已看到了满天白发的傅瑞更是止不住流泪,还未经历什么大事的小姑娘被父亲抱住。

就那样在父亲的怀中大哭了一场:“真的找不到了吗,怎么会呢,她明明那么惜命的人,我要我的大姐,我好想她。”

小姑娘近日来茶不思饭不想,再加上一路上断断续续哭了许久,最后在傅瑞的怀中哭的脱力晕了过去。

在经过五天的搜查后,警察局不再愿意进行搜查停止了活动,似乎就这样判定了一位女性的生命。

家中再不愿意承认,最后也只得出了讣告,拿了件傅若岚最喜欢的衣服摆进了那一块方方正正。

葬礼来的人很多,傅瑞和季纥生在前头招唿来祭奠的客人,傅佳人跪在祠堂里,身披白衣,眼睛红肿不已,脸色煞白。

季纥生即便心疼,却也知道此时她怎么也听不进这些话的,只着了空便到祠堂来看看她。

她的眼神空洞不已,再见着他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葬礼终于结束,累了几天的傅佳人昏倒在祠堂里,还是佣人发现,季纥生连忙将人抱进房间,心中止不住的心疼。碍着身份不得久留闺房,此刻却怎么也管不了这些了。

傅韵诗看着心中觉着哪里奇怪,却一时间说不出来。

葬礼过后不久便是除夕,季纥生本该回去陪伶楚之,但傅佳人这样的情况,他哪里放得下心回去,最后留在上海过了个除夕。

不论傅凌睿如何耍宝,傅佳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见着弟弟费尽心思的哄自己,扯了扯嘴角,声音微微发哑:“凌睿我没事,你出去同朋友玩吧。”

这怕是傅家最冷清的一个除夕。

傅佳人吃了团圆饭径直的回到房中,季纥生放心不下的过来敲了敲门,傅佳人打开门,季纥生拉着她的手走了进来将门关上“怎么了。”傅佳人有气无力的问他,只觉得每一步都十分的沉重。

他最后站在房中,沉静的看着她,将口袋中的信放在桌上:“你看完了再决定要不要这样惩罚我。”

傅佳人鼻尖一酸,他知道,他什么都知道,她他明白这些天来她对他的冷淡。她确实是后悔了退缩了,觉得自己当初不该招惹他。

如果没有她的插足,姐姐肯定不会去世。她把所有的错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,却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惩罚自己,也在惩罚他。

他没等她说什么,放下信便大步的离开。

傅佳人的眼神飘忽没有焦点,最后落在了桌上的那封信。

逝世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藏精阁小说